安悆

让欲言又止停在输入框。

是快要下地铁收到的短信
我疑惑了一秒之后就明白了
也就是从明白的那一秒开始
妈的 眼泪直往外冒
喝断片一次 要一周才能恢复
到现在胃还很伤 很痛

打给你吗?一定是我再喝断片的第二天早晨
所以你祈祷我打给你吗?

昨晚回家睡的算早
半夜醒来上了厕所
人还轻微有点飘
胃比躺下之前舒服不少
但今早起来就不好了
昨天哪哪都不疼
今天脸颊疼 脖子疼 肩膀疼

其实是不再想回忆前天晚上的自己
因为把自己喝断片了 后来才知道我喝了半斤
很多事情都时断时续 记不得了
很多事情都是后来在同事的讲述中得知:你知道你怎么上车的吗?你知道你从后座吐到前座吗?你知道你吐了自己一身吗?你知道你怎么上的楼梯吗?你知道你到我家之后还吐了吗?你知道你坐不稳直接摔床下了吗?
答案是不知道。


我能知道的大概都是我偶尔保持意识的时候知道的事
第二天早上我同事问我能起来上班不?我睁眼天花板在打转 我摇头 同事给老总请了假 我继续躺
再一次睁眼是8点多 尿憋醒 但坐到马桶上又上不出来 我直接在马桶上仰躺了很久 用尽全身力气起来 胃里一阵翻涌 我跪下抱着马桶吐了很多酸水(胃里空的)水从嘴里鼻腔里蹦出来 眼泪也跟着流
我记得那时候我好想身边有个人
后来第二次抱着去马桶吐的时候是胆汁混着水 吐完 心里骂:妈的 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心里还是难过 怎么就落得一个人?


10点多 我真的也拨通了你的电话 不为什么 可能觉得自己可怜 但那头是关机 于是心就死了
躺了一上午 力气跟胃一个都没恢复 饿的不行 在同事家翻箱倒柜 找出了个水蜜桃 狼吞虎咽
总之呢 后来点的外卖很晚才到 我喝了几口粥 青菜吃了一根 就再没动过


下午还是去了公司 前一晚洗的衣服 呕吐物的痕迹还在 但也只能将就着穿 出门要穿鞋子 才发现吐到鞋里竟毫无印象 穿了双同事的鞋才出门 可以说是拼了半条命 往常下地铁到公司几分钟的路程 昨天我感觉我用完了毕生力气 怎么走了好久都不到头
也只是换了个地方躺着 晚上跟我妈说谎不回家吃饭 只是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这样担心 95年的小弟弟蛮贴心了
说要带我补充营养 但我只想喝白米粥

是的 我在外面待到九点才往家走 这时候状态好很多
回家强撑笑容 把吐脏的鞋子连带身上的衣服洗了 还好爸爸妈妈都没看出异样
我现在不打算告诉他们 以后也不会。
嗯 现在也不需要男朋友。
现在也不后悔我昨天给你拨去过电话。

你走了吧?
你应该是走了 今天毕业典礼
这次离你是不是更近了?

人心是怎么变硬的呢?
离家后和父母渐行渐远,不再事事都说;
毕业时哭成泪人,之后再也没见,或见了面却如路人;
爱错了人,疼痛让你学会保留,理智地前进后退;
和同事保持恰好的距离,以防各奔前程时心情复杂。成人的世界,聪明到让人悲伤。

今早有人说
“我都不记得你长头发什么样了?”
我嬉笑着
“我改天发个长头发照片给你”
他问我
“你再留长是什么时候”还没等我接话
“可能是下辈子吧”
“…或许吧 可能再也留不长了”

我觉得我现在过的特别俗
身上的那些棱角
在一次次心不甘情不愿中被一点点磨掉
这就是社会了吗?
我宁愿做一辈子小孩且棱角分明又正义


你总抱怨白开水的味道而借口与啤酒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