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悆

让欲言又止停在输入框。

我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相处从什么时候变得随意而不知分寸了
我不介意我的同事用我口红、化妆品、翻我手机
毕竟我经常因为加班打扰她
也不介意经我同意后用我的号打游戏
但我真的介意慢慢发展到后来一声不吭就解锁上游戏的行为 大早上就把我手机顺走 不用问 打游戏
今天早上她自己有口红 对吧?她问我今天用的哪只?“雅诗兰黛”下一秒手就伸出来让我拿给她 这只是稍微有点不舒服
下午这次是真的有把我震惊和气到 我睡午觉醒来 转过头看她在打游戏“你不睡觉啊?”她没来得及理我
但我起身准备找我充着电的手机的时候我发现我手机在她手上 “你用的我手机啊?!”“我手机没电。”(就简单干脆的五个字)
就是这么猝不及防我真的那一刻巨讨厌这样子
但忍下很多不爽 没出声

就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好好的关系开始掺杂进了不纯粹
巨讨厌 巨讨厌!

“我爱她远远胜于爱我自己。我感觉,面子这东西一旦掺和到爱情里,那只能因为你真的是只爱你自己。”

“你好”是所有故事的开始
“再见”是所有故事的结束
“在也不见”是故事的番外

我是那个10点半困到睁不开眼 刚刚却突然奇迹般清醒的人
醒来打开手机算干了蛮多事 但也真的很想在某个很像今天的深夜(就是今天)用文字表达一下我的最近 不知道算不算矫情?
前天晚上(应该是叫前天晚上)睡的真的特别特别晚 第二天快八点醒来两只耳朵嗡嗡作响 前一天晚上按摩的肩颈不受控制的疼 一摸才晓得后颈已经肿了 这全部来自于最近超负荷的加班工作多点连轴转(颈椎病怕是到了中期)
上次某一天提到的白发疯长 也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
上次被拔掉的那些 原封不动的继续长 原来是黑色的开始从根部慢慢变白
我昨天去剪头发 我的理发师用镊子又从我头顶那一圈拔了许多根 其他地方也不长 他说你最近压力很大吧 我想摇头却不合时宜的点了头 电脑辐射 压力大 焦躁 熬夜等等因素的综合作用 也不知道是不是危言耸听 说我再不注意到时候长多了就再也挽救不回来 于是大概被忽悠着做了个几百块的补充黑色素 但我仍然很焦躁啊 现在又多了一个:白头发
我觉得最大的元凶也不是加班熬夜电脑辐射 是还困在上一段感情里 明明比谁都清楚不可能 却比傻逼还傻的想很多 做很多傻逼事 继续着相互折磨
不知道你如何想的?你所有行动的源头来自哪里呢?我承认我傻逼 傻逼到一看是你的好友申请 想都没想就点了同意而不是忽略;傻逼到不玩游戏也要一天登个几遍;傻逼到你跟我发消息都装不来矜持;……
总之 我的生活自我们打完第一场游戏起就开始不一样
但前天晚上游戏里说完话我去睡觉的时候却止不住的流泪 我觉得自己蠢 我们之间断断续续的又开始有联系 这是我很怕的事 于是我想结束这些状态
不是逃避 是止损 活了20几年 头一次觉得爱这个东西很伤身 我继续这么下去可能会抑郁 那些压抑的情绪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爆发 一旦爆发就没法收拾
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们不能这样的 我们不可能了 你知道。
所以就此打住 我不想这些东西占据我空闲生活的全部 只有我为自己的痛苦买单的代价太大了
对嘛 我自私 真的。
-更于2018年8月5日凌晨12点38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润唇膏
以至于挂嘴仍然在用
事关三个字:舍不得

MMP
连续两天加班
两天没回家
两天没换衣服
我现在公司啃着麦片

白发不知不觉就从原来的两根
疯长成最近的十根有余
没细数
就是我同事一根根拔完
感觉头顶那一圈都在烧
能燃起来
是太愁了吗?
还是太幸苦?
又或者是太多说不出口的心事了。

今天 我想写点很久都没想起的人和事
下午下班跟往常的很多次加班前一晚没回家一样
准点那个时间出了地铁 带着耳机低着头看视频
到家楼下 视频被一个陌生电话打断
我迟疑两秒后 接通电话“你好”
那头也稍稍迟疑“我是XXX。”
“嗯?”
对方重复了一遍
我问怎么了?
“可不可以约你吃个饭?就现在 我过十分钟到”
“我先回家吃饭再出来吧 我昨晚没回家”
“好 一会儿联系”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人 4月份在去攀枝花出差的火车北站遇到 并且很巧都是去攀枝花 只隔一个车厢
他相信所谓的“24小时之内见上次 就一定会发生什么”
但事实是我什么也没让发生
苦苦坚持了2个月毫无进展和结果
从最开始的得知我回成都的火车次 在西昌出差的他在那趟火车经过西昌短暂的停留几分钟 从市中心打车到火车站买票进站就为见我几分钟(这是第一次见面后的第4天左右)我实话被吓到了
同是成都人 他要求我回成都后答应跟他出去吃饭 我一再拒绝
于是在我家外地铁站堵我 并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我是哪站 很成功的让我发飙了
之后的相处也让我很抓狂 他话超多 真的从大到小的事无巨细都要讲给我听 无论我如何明确的表达我们不可能 我不会喜欢你 说再伤人的话都赶不走他
五月初的时候我实在没办法 我把他删掉 电话微信游戏好友 那天说了很多伤人的话
也算识趣 没再联系 我几乎就快想不起这个人的时候
7月初的一天下班出地铁站 下着中雨 我没带伞 打算拿着包顶头小跑回家的我刚走出几步差点撞了对面的人满怀 手里被强塞了一把伞 我完全没反应过来 那人就打算走 我才发现是他 确实被吓到 这人几乎快想不起来了
简单的交谈了两句就分开了
直到今天 他打电话给我 我好像真的不会拒绝人 特别是那种临时的拒绝 或者说是撒谎
我带他去找吃饭的地方 我看着视频很少与他交谈 他就不说话看着我 他一个人吃掉了一整条鱼 我一筷子都没动 举手投足都稍显笨拙 我笑他“你是不是对女孩儿都这么羞涩” 他超级严肃跟我说“只对你” 我笑了笑 没再说话
我并不知道他这么坚持是为了什么 我问他你累不累?你高兴吗?
他回答我很高兴啊 乐在其中
“但你知道毫无结果”
“我也愿意”

这次的交谈后我得知我把他删掉的这些日子里他只要不出差就会到我家下边等我下班看我走回家再离开 虽然他不说我也猜到了 也才知道今天是他生日 也才知道我删掉他的那晚喝多第二天放了两个客户鸽子直接导致合同没签成 也才知道第一次见面我给他掏耳机孔的钥匙环他一直留着 宜宾再也没去 等等…

我不是要炫耀有人多喜欢我 根本不值得炫耀 我知道我期盼的人永远也不会做到这些 何况这是个知道我不会喜欢他的人
我在他眼里一定发着光吧 我说的每句话他都记得  无论我多冷说话多凶对他多严肃多不愿意再敞开心扉
前几天跟导师聊天 导师问我“找到男朋友没?”
我说没啊
“你性格太刚了 要温柔一点 有时候也太倔了”
嗯 找不到男朋友是我性格不好
可曾经我真的有很温柔过
现在对谁都温柔不起来
也不知道最后的那点憨勇要留给谁?